悦读

中国链
爱链中国,链你所爱!

云巨头的下一个战争:无代码

更新时间:04-06 信息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与时间赛跑在现在至关重要。对抗冠状病毒考验着美国相关政府官员和政府机构,检验他们迅速采取行动以控制快速蔓延的危机的能力,但纽约市做了一件以往不可能的速度采取行动的一种方式是「上网」。在传染病大流行的影响下,纽约市在几天时间之内搭建了一个 COVID-19 危机管理软件平台,而且没有编写任何计算机代码。

该在线门户网站由 Unqork 建立,它允许纽约绘制病毒地图,识别热点,并将居民与关键服务连接起来。在 Alphabet 旗下的投资机构 CapitalG 和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 (BlackRock) 等投资者的支持下,Unqork 的无代码软件(no-code software) 让纽约市能够在 72 小时内使用该服务,只需使用可视化的拖放工具即可创建。

「信息就是力量,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纽约市信息技术和电信部 (Depart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Telecommunications) 局长、全市首席信息官 Jessica Tisch 周三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为了对抗冠状病毒的蔓延,我们不仅需要更多的医疗设备和检测,还需要更多的实时数据。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成为世界其他城市的榜样。」

Unqork 构建的门户可以为其他城市、县或州定制,可以在 48 到 72 小时内就能运行。

这是无代码软件的一个光辉案例,但是所谓的「低代码( low-code)」和「无代码」概念正在迅速成为技术公司和云巨头 (包括微软和 Alphabet 的谷歌等) 之间激烈竞争的领域。除了投资 Unqork 外,Google Cloud 还在今年早些时候收购了最大的无代码应用程序提供商之一 AppSheet。

未来 5 年将有 4.5 亿个新应用

Unqork 首席营销官 Alex Schmelkin 说,几十年来,传统的做法是让 100 名 IT 人员花三年时间为客户设计软件,通过前台和后台收集风险管理系统的所有信息,这是一个庞大的 IT 项目。

虽然纽约市的案例进展极其迅速,但 Schmelkin 表示,一家金融服务公司过去花费数年的时间,现在可以在几个月内完成。他说:「在无代码的情况下,一小部分开发人员与业务人员聚在一起,三个月内就可以完成软件的最终工作部分。」

迄今为止,Unqork 自己雇佣了大约 100 名程序员,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领域,因为这是该初创公司的高管们了解的一个行业。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Gary Hoberman 曾担任大都会人寿 (MetLife) 的首席信息官。其客户包括约翰•汉考克 (John Hancock)、高盛 (Goldman Sachs) 和利宝互助 (Liberty Mutual)。但 Unqork 的雄心还延伸到了其他变化缓慢的行业,比如政府、医疗保健和房地产,它可以在所有三大云平台上运行——微软 Azure、谷歌云和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后者在云计算领域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

「我们与云无关」,Schmelkin 说。「我们说过,我们将解决最顽固,过时的行业,这些行业认为由于使用数十年前的旧系统或传统大型机而无法开展创新。」

Schmelkin 说:「每个人都在把自己的资产转移到云端,我们可以通过允许公司更快地关闭数据中心资产来加速这一进程。」

只要简单地计算一下未来 5 年将构建多少应用程序,就可以看出低代码和无代码软件将变得多么重要。微软预计,在未来 5 年里,将有 5 亿款新应用程序被开发出来,这比过去 40 年里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都要多。

微软公司副总裁 Charles Lamanna 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4.5 亿人必须使用低代码工具。」「没有足够多的人能够足够快地编写代码来编写这么多程序。专业的开发人员应该专注于更困难的挑战,而不是纠结于提交预算表格或审批表格。」

在使用方面,它的 Power 应用程序是微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商业应用程序,Lamanna 将这一时刻比作公共云基础设施在上个十年开始起飞的时候。「如今,Excel 电子表格中可以追踪到大量的流程,能够转移到应用程序中可以提高效。实际调查的应用程序的增长速度是 IT 部门所能满足速度的 5 倍,」Lamanna 说。他表示:「我们的目标非常宏大,主要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市场上如此强劲的客户需求。」

这位微软高管强调,该公司指的是 Power 平台,而不是 Power 应用程序。他说,最大的价值在于集成套件。「人们不会分开购买 Word 和 Excel,」他说。一些第三方预测估计,Power Apps 可能为微软带来 100 亿美元营收,但 Lamanna 称这还不够高。「我们认为机会甚至更大。这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他说。

微软的 Excel 仍然需要用户使用一些公式,它就像一个初级的「低代码」软件,取代了数十年的数字运算。估计已经使用 Excel 并使用它执行一些复杂任务的业务专业人员的数量,并可能迁移到新的平台,可以产生一个很大的数字。预计像 Excel 这样的「自助式」软件 (用户数量已经非常庞大) 将转移到管理平台,并逐渐成为应用程序开发人员。

更多的科技公司将建立无代码

来自 Oracle 的 Google Cloud 的总经理兼副总裁 Amit Zavery 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许多技术供应商提供了被认为是「原型」的低编码/无编码软件。

「只要有软件存在,就可以使创建一个新的应用程序更加容易,但比较老旧的产品都使用一种技术。然而现在的情况是, 没有代码允许您跨越多个平台,比如甲骨文,Salesforce 和许多什么软件,而不是被束缚在一个供应商。这就是这就是不断提高价值的地方,」Zavery 说。「当它与一家公司的产品捆绑在一起时,你就无法创建功能更加强大的应用程序。」

无代码软件只需要几天时间就可以让员工接受培训,虽然低代码的软件对技术供应商来说仍然更容易构建,但无代码的产品集正在增加。谷歌收购 AppSheet 后已经在其平台上创建了 180 万个应用程序。「在我们收购之前,已经看到人们在 AppSheet 上做了很多工作,」Zavery 说。「无代码是下一代的变化和改进。如果能够构建的话,大多数供应商将会放弃编码,」他说。

谷歌云正在集成 AppSheet 和 G Suite (基于云的协作和生产力的谷歌应用软件群,包括工作必需的 Gmail,Docs,Driver 和日历),其中有许多像制造业和公用事业等非技术业务领域的用户。「我们在美国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美国电力公司 (American Electric Power) 身上看到了很多不遵守老旧规则的公司」,Zavery 说。

在这个领域,Alphabet 可能也不会停止与竞争对手的收购竞争。「随着时间的推移,像这样的事情通常会经历整合,」Zavery 说。「如果它集成在一起,并在一组服务中更好地构建,那么它的功能会强大得多。每个云供应商都会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他补充道。

人人都能使用 AWS?

最近的市场猜测集中在亚马逊如何应对微软 Power Apps 和谷歌的 AppSheet 上。就连苹果公司 (Apple) 也一直拥有一个名为 FileMaker 的低代码平台,尽管它与消费者产品相比很少受到关注,而且苹果在企业云服务市场上也没有竞争对手。


弗雷斯特研究公司 (Forrester Research) 副总裁 Rob Koplowitz 说,亚马逊将不得不对低编码和无编码做出回应。多年前,该公司创造了「低编码」一词。Koplowitz 说:「微软 Azure 是一个主要的玩家,而 Power Apps 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推动。」他补充说,谷歌收购 AppSheet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微软的回应。

Koplowitz 说:「我怀疑 AWS 需要自己开发一些东西,但对所有这些公司来说,在培育大型合作伙伴生态系统方面,仍然需要谨慎行事。」「如果你在销售 AppSheet,用户不希望被告知他们必须部署在谷歌云上。」

尽管谷歌云也在提供 Unqork 这样的无代码软件,微软的 AppSheet 仍然可以在包括主要竞争对手的所有主要的云平台上使用。「Unqork 现在深入一个行业,金融服务,所以不是 AppSheet 的竞争对手。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可能会扩大,但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Zevery 说。

颇受尊敬的科技高管 Adam Bosworth 最近离开了亚马逊。据 Koplowitz 说, Adam Bosworth 与最近几年有关「人人都能使用 AWS」产品的报道有关,并「给亚马逊的努力带来了一些可信度」。但 Bosworth 在一篇个人博客文章中表示,他在亚马逊参与的这个项目「相对来说很快就会完成」,而且「潜力与我所做过的任何项目一样大」。

弗雷斯特研究公司 (Forrester Research) 副总裁、云平台应用程序开发研究项目的负责人 John Rymer 说,最有发展势头、每年增长 100% 的技术供应商都在低代码领域。「它规模庞大,增长非常快,」Rymer 说。每个人都对亚马逊的计划感到好奇,但「不管 Bosworth 和他的人做了什么,AWS 在低代码方面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他说。「他们的核心客户是『AlphaGeek』。但这些『AlphaGeek』看不上『无代码』这种『鬼东西』。」

AWS 发言人 Scott Beaver 拒绝就其提供低编码或无编码软件服务的计划发表评论。

100 万开发者缺口

构建复杂应用程序并不会让程序员和软件工程师消失,他们可能会更多地去科技巨头那里找工作。无代码平台增长得越多,对运行底层技术的专家的需求就越大。

Zavery 说:「如果人们使用 AppSheet 在谷歌云上构建应用程序,那么用户和数据的数量就会不断增加,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人来运行基础设施,这样它就可以扩展了。」构建复杂应用程序的软件工程师仍将存在。像优步 (Uber) 这样的技术不可能通过无代码来构建。」

由于软件供应商积极招聘工程师,在寻找构建应用程序的人才方面出现短缺,导致公司在交付给业务用户之前面临着等待太久的风险。「这是一个很好的出路,」Zavery 说。「你不需要雇佣很多人,因为你根本找不到他们。这是一个很好的启动方式,而且不会造成业务中断。」

技术以外的公司需要他们最先进的软件工程师来提高生产力,同时增加即使不是计算机科学背景的人也可以访问和创建企业技术的人员数量。

「仅在美国就有 100 万开发者缺口,所有这些公司都在努力创造内容和应用程序,以真正实现数字化本地化。你不需要一个学了四年计算机科学专业的人,」微软的 Lamanna 说。

Unqork 现在已经培训和认证了 2000 多名员工,以建立其「软件即服务」(software-as-a-service) 平台。这家初创公司表示,第一套「徽章」(也就是学习水平的标志) 可以在一至三周内完成 (该公司已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培训和认证了高中三年级学生),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达到「硕士水平」。

Schmelkin 说:「即使人们用 Java 编写了 10 年的代码,仍然不能被认为是精通 Java。」

Unqork 已经开始在 LinkedIn 的个人资料中展示它的技能认证。他说:「如果你看看利宝互助银行 的一些员工,你会发现他们在领英 LinkedIn 上展示了自己的徽章。」「我从小就是一名程序员和黑客,我相信永远都需要优秀的程序员和技术人员,但培训他们的速度不够快。」

但 Forrester 的 Rymer 说,如果没有先建立适当的流程和数字基础设施,就把每个员工都变成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是有风险的。他知道有一家大型保险公司继承了 16000 个基于 Quick Base 的应用程序,而 Quick Base 的一个版本已经被 lifed 终结了。Rymer 说:「这是一个公司引入低代码却没有管理的例子,这是一个噩梦。」「这就是人们害怕的。这将是一场混乱,商人们在制造垃圾,这是被迫的。」


分享到: